首页
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民主党面对的关键挑战

杨大巍 薛倩2019-04-30 20:15

(图片来源:全景网)

2020年,人们将目睹美国历史上最为激烈的总统大选。4月25日,前副总统乔·拜登宣布参选,将民主党初选队伍的人数增加到20名之众。与此同时,美国民众对选举的关注也提前到达高潮。福克斯民意调查显示,超过75%的选民已经开始密切关注2020年大选,其中超过半数的民众对于选举极其关注。这样高昂的选举热潮,通常是在大选前的最后几个星期到达,而现在则提前了一年半之久。

令民主党失望的穆勒报告

2016年,特朗普以306对232的选举人票,击败希拉里,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虽然如此,特朗普获得的总投票人数却少于希拉里200万票之多。不甘心失败的民主党始终认为特朗普的当选不具合法性,希望以某种方式推翻特朗普的执政。

民主党首先寄愿望于穆勒主持的通俄门调查。2017年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司法部和FBI就开始调查俄罗斯是否在2016年干预了美国大选。从独立检查官穆勒(RobertMuller)受命开始通俄门的调查起,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有19名律师、40名工作人员的穆勒团队,开出2800多张传票、近500份搜查令,并传唤了大约500名证人,前后花费超出2500多万美元。3月24日,穆勒向检察长威廉·巴尔(WilliamBarr)递交了通俄调查报告,其结论是:没有通俄 (NoCollusion)。

对于民主党来说,深究穆勒报告不放,继续对特朗普进行弹劾,多少有些自掘陷阱。根据CNN的调查,80%的民众对于特朗普是否妨碍了通俄门调查的司法程序不感兴趣。事实上,调查时间如此之长久,人们甚至感到了厌倦。穆勒报告在美国历史上不同寻常,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在任的美国总统,经历过两年之久又毫无结果的调查。这不仅使得民主党陷于理屈并且不务实事的状态,而且使得特朗普俨然一名受害者。

自此,特朗普自身的种种欠缺,个性、人品、学识甚至是一些有争议的观念,都被这样一种深受陷害的冤屈所淡化而变得不那么突出和难堪。特朗普突然获得了一项可贵的政治资本,他将通俄调查比作一场骗局和一种妄想,在各种场合一再提起,以唤起人们的注意,点燃人们的愤怒。

两年多的调查不了了之,未免令民主党沮丧。但失望的民主党并没有因为通俄门的结束而放弃弹劾特朗普的想法,仍然希望通过其他途径,诸如阻碍司法、个人财务漏洞等等,对特朗普进行弹劾。

民主党人对特朗普如此根深蒂固的反感,使得特朗普下台成了他们唯一的愿望。喜剧演员菲尔兹(W.C.Fields)曾说:我投票只是为了反对谁,从来不是为了选谁。(Inevervotedforany-body,Ialwaysvotedagainst.)这正是许多民主党人目前的状态。

2019年民主党在意识形态方面,极端向左偏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纷争。新一代民主党人高调宣称的绿色新政,似乎成了民主党的新名片:桑德斯继续老愤青的形象,谴责美国严重的贫富不均;伊丽莎白·沃伦主张均贫富。桑德斯和沃伦在底层民众中获得了巨大市场,他们的选民用难以计数的小额捐款,在财政上给予他们最大的援助。民众的信赖给予桑德斯和沃伦崇高的使命感,他们高声宣称不需要财团的赞助,决意为底层的民众发声。

对民主党选民的采访和调查表明,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如若需要在意识形态和胜选性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半数以上的选民更倾向于赢得大选。只要能够击败特朗普,意识形态可以忽视。
传统的民主党建制派对此深感担虑。不需要财团的支持,意味着难以对他们施以影响;而与民主党的传统理念渐行渐远,激进极端的政治主张也不是建制派所希望看到。建制派也许不是担心桑德斯能否获胜,而是担心他获胜了以后怎么办?推出拜登,名义上是拜登更具有胜选性(electability),实际更是为了抗衡桑德斯。

然而民主党更大的困境是,从2018年11月中选以来,尽管特朗普一再伸出橄榄枝,尽管南希·佩洛西也一再表示将在基本建设及医药等方面与共和党进行合作,但近半年时间过去了,却始终未有任何建设性的业绩。民主党在大选的时候将面对选民的诘问:作为众议院的多数党,民主党在任上取得了哪些值得夸耀的成就呢?

经济与股市

克林顿曾在竞选时以一句“傻瓜,一切都是经济”的竞选口号,警醒美国民众。时至今日,“一切都是经济”的口号依然不过时。对于大多数民众来说,经济影响下的生计永远是有待解决和亟需保障的首要问题。生存无虞之后,才能谈及理想博爱与平等。孔子亦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经济为上的道理清显明了,古今中外皆有共识,实行起来却总是不易。

特朗普的商人特质和本能,使他深谙这一道理。他在上任的第一年年底成功进行税改,并且将政府对企业的管制进一步宽松化,以此大大促进了美国的经济。2017年的美国,股市上扬,GDP上升,就业增多,失业率降低,经济一派繁荣。许多企业的高管由此抑制了对特朗普个性及言行的不满,更客观地评价其踏实有效的经济政策。2018年,由于美联储的多次加息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数次论及未来继续升息的可能性,市场忧心忡忡,股市在年底一路下跌,经济增长也开始放缓。2018年的最后一个季度,股市断崖式地下跌近千点,几至奔溃的边缘。鲍威尔衡量局势,在年底发表讲话,表示美联储在2019年将不再加息。市场闻言释除重负,而股市旋即开始回升。

2019年的年初事端种种。1月底,两党因为边境建墙问题僵持不下而政府关门,关门时间长达35天,创下历史记录。然而尽管受到联邦政府关门的不利影响,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仍然保持强劲。4月26日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第一季度GDP的增长率为3.2%,超过了大多数分析师2.5%的预期,市场一片欢呼。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遂追随着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强劲表现,创下历史新高。

除此而外,2019年平均每月增加18万个就业岗位,失业率和每周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都徘徊在历史最低点。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预计,在特朗普减税政策的推动下,今年美国经济将增长3%。

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仍然首先与经济关联,经济利好的消息给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以更多信心。相反,除了同工同酬、最低时薪、向富人征税,民主党在经济方面始终提不出一种完整的经济政策。对于试图取代特朗普的民主党候选人来说,股市的新高是挥之不去的噩梦。经济大好的形势是否能持续到2020年的下半年,股指和就业市场届时又将如何,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特朗普的连任成败。

第三方候选人

民主党的现状,迫使年初出现的一名潜在竞选人——星巴克前CEO霍华德·舒尔茨(HowardSchultz),做出了另一种选择: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竞选。当然舒尔茨只是表示了竞选的意愿,还未正式宣布参选。然而以他的经历和成就,他非常有可能成为一匹黑马。

出身纽约的犹太人舒尔茨,成长的家庭并不富裕,学业也无名校加持。从一个普通的销售人员,一直走到建立起星巴克帝国,个人资产达到37亿美元。舒尔茨的一生,堪称是美国梦的典范。平民的成长经历,使得舒尔茨对普通民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同情和友善。星巴克在提高员工的最低工资方面始终走在这个国家的前列;它也是为数极少的,为全职和兼职员工提供医疗保险,甚至是全家保险的餐饮业企业。

舒尔茨的政治身份是民主党,但他对民主党的现状深感忧虑。他反对民主党的科特兹、沃伦和哈里斯政治提议,认为那些主张是极端主义,其结果会惩罚勤劳,有违美国精神。根据舒尔茨自己的解释,之所以用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是不希望被民主党的激进思潮所挟持,从而发出自己的声音。

作为一个两党制的国家,美国历史上曾有过一些第三方候选人,包括罗斯·佩罗、帕特·布坎南和拉尔夫·纳达。值得注意的是1992年参选的佩罗,一个人单打独斗,虽然并未获得任何选举人票,却获取了19%的支持率。这足以说明,第三方候选人也可以对大选产生相当的影响。这也是舒尔茨的参选令民主党感到不满和不安的原因。因为总体来说,舒尔茨的基本主张一定会分散民主党的选票,而对特朗普的竞选连任形成有利条件。

舒尔茨拥有温和的民主党理念。他草根出身,对于下层民众的困境比一般政治家更加了解,也更具同情心。同时,他也有商人背景,财力在全美排名第232位。如若参选,完全可以依靠自己而不需要大财团的帮助。换言之,他在各方面都是独立的。从形象上来说,舒尔茨亦具有相当的魅力。对于民主党来说,舒尔茨是一种威胁;对于特朗普来说,舒尔茨同样是不小的挑战。
从1月份宣称考虑参选,3个月已经过去,舒尔茨迟迟未再发声,不知是在等待时机还是如布隆伯格那样,在用大数据进行分析。无论怎样,如果舒尔茨正式宣布参选,对于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来说,都会引起一定的震动。

移民及文化宗教事件

如同欧洲文化正面临着移民和伊斯兰教的挑战,美国文化也在不断地受到移民和外来文化的冲击。美墨边境的筑墙问题导致政府在1月底2月初关门35天。《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 (ThomasFriedman)长期以来对特朗普的批评十分尖锐,认为特朗普是今日民主完整性的最大威胁。然而,他近期到圣地亚哥边界旅行之后撰文指出,特朗普在难民事务的处理上是合理、人道和道德的。弗里德曼现在也确信,“我们面临着一场真正的移民危机,解决方案是一堵高墙,有一扇大门,但却是一扇聪明的门”。

虽然美国以民族大熔炉著称,但基督教一直是美国的立国之本,而历任总统也从来以“上帝保佑美国”来结束每一次的重要讲话。文化的冲击和挑战首先是由下层民众在一种微妙而令人心酸的情形下感受到:全球化的趋势不仅夺去了曾经令他们自豪的工作,也侵蚀了他们世代坚守的信仰。讲求宽容的时代,却使他们同时失去了物质和精神的两重依靠,如若没有一个人为他们争取权益,这群底层的民众大概只能是自生自灭。

特朗普将这群人的自尊再一次唤醒。他强调美国应该感激他们为这个国家所作的努力。特朗普将国家的荣耀重新注入他们的精神世界,同时也承诺要给予他们工作和体面的生活。特朗普清楚看到了基督教在民众精神生活中的作用,虽然他未必是一个虔诚的教徒,更算不上基督徒的典范。他有过三次婚姻,在女性中名声不佳,商人的习性使得他显得有些狡诈和不诚实。然而特朗普比近代任何总统都更公开,更无保留地对基督教表示支持。教会衡量特朗普的个性和其对教会的高调支持,前者的不完美变得不再重要。教会向特朗普显示了最大的善意。

这真是一种奇特的景象。虽然教会向来是倾向于共和党,但是特朗普作为一个奇特而另类的总统,与基督教总是有点格格不入。现在,这个历任总统中最不具绅士风范的总统,却获得了教会最大的支持。教徒成为特朗普的基础选民,比任何人都更坚定专注。而这无疑为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的获胜,增添了更多的可能性。
大选的关键州

美国选举人制使得大选结果取决于几个关键州。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特朗普多次到俄亥俄州和佛罗里达州助选,帮助这两个州的共和党拿下了州长席位,以此也确保了自己大选时,在这两个州获胜的可能性。虽然俄亥俄和佛罗里达在历届选举中至关重要,对于特朗普来说,赢得这两个州的选票仍然是不够的。在2016年的选举中,奇迹产生于铁锈区的工业州: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州。2020年的大选也是一样,前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布斯认为,特朗普需要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重复2016年的成功,才有可能赢得连任。

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州是以白人为主的工业州,白人所占人口超过80%,宗教上偏向传统,文化归属感强烈,在基督教和移民问题方面认同特朗普的观点。另一方面,这些州的移民原本属于贵格教派,推崇自由平等,其政治理念更接近于民主党,对于民主党的归属感存在于这些州选民的血液中。

忽视工业州已久的民主党吸取教训,已将2020年民主党的代表大会定于威斯康星的密尔沃基市,希望以密尔沃基市作为中心,辐射民主党的影响。这些州原来就属于民主党。现在民主党试图再造声势,唤醒民众的归属感,建起一道蓝色墙壁,挡住特朗普在工业州的浪潮。

但是特朗普对这几个工业州仍可持有一定的乐观。特朗普这两年在钢铁业和汽车制造业等方面的经济和国际贸易政策,使这些州尤其获益。他的政策也为当地带来了许多就业机会。3月穆勒报告结论一出,欣喜若狂的特朗普立刻前往密歇根州开始他的选举之旅。近日,特朗普前往威斯康星参加集会。他在集会上向人群保证:“你们一直忠诚于你们的国家。现在你们终于有了一位忠诚你们的总统。”人群激动喜悦,欢呼“再干4年!”此情此景,仿佛重现了班农曾经为之感动的2016年选举。

拜登能否胜出

在激进思潮狂卷民主党之际,老派传统温和的乔·拜登成了民主党建制派唯一的希望。媒体和众人翘首以待,拜登却迟迟不作表态,一方面是仍在审时度势,另一方面,则是在华尔街众金主那里筹措竞选款项。4月25日,在媒体和众人的千呼万唤之下,在建制派的支持承诺和华尔街的财力承诺之下,拜登终于宣布参选。

民主党的想法是,出生于宾州的拜登,有着温和而传统的理念,体面温雅的绅士气质,对倾向于民主党理念的工业区选民具有的强烈的感召力。然而拜登年岁已高,他的政治理念和历史包袱,对年轻人和党内激进派没有吸引力。人们把拜登比作没有希望的奥巴马(Obamawithouthope)。年轻议员科特兹立刻出声反对拜登,她认为面对特朗普,民主党不是要恢复奥巴马的旧秩序,而是要一种新的激进的左翼政治。

显然拜登如果不对党内新的趋势作出迎合,很难想象他能在初选中胜出。然而如果他不得不转向偏激,那他今日所有刻意做出的偏激姿态,在冲出初选后的大选之时,则将成为他的包袱。迎合左派的言论,将使他变体鳞伤。在大选的时候,人们会把他每一段言不由衷的讲话拿出来问责。
在被问及如何赢得“蓝领选民”的时候,拜登回答说“我们必须恢复工作的尊严”。这样的回答有点含糊其辞。对于失去尊严的工人,工作是最大的尊严。拜登的竞选纲领尚未明朗,但是如果试图以抽象的道德去赢得铁锈州工人的支持,拜登希望渺茫。

拜登以身份政治开启了他的选举之旅,这样的策略是否能够奏效很难预料。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Bannon)在接受CNN专访时表示,拜登无法实现他的总统梦。班农甚至说,拜登宣布参选的当天,就是他在总统选举中的最高峰。

西奥多·罗斯福曾经说过:选票就像一杆枪,它的作用取决于持枪者的个性。(Avoteislikearifle:itsuseful-nessdependsuponthecharacteroftheuser)即将到来的大选犹如硝烟四起的战场,趋于分裂的美国民众将用手中的选票,决定这场意义深远的战争的走向。

(作者系国际政治学者、财税专家,现居美国亚特兰大市)